成都火锅加盟
您当前位置:成都老火锅 > 火锅资讯 > 行业新闻 >

被民工干湿*手指把草莓推入

2020-03-26 11:44 阅读量:

然后急忙从桌子上抽了一叠纸巾,在她的大腿上擦了起来。

 

 

那薄薄的裙子沾了果汁以后就紧紧地贴在了身上,我原本正常擦拭的动作不知什么时候,就心猿意马了起来,摸着那触感良好的大腿,我心脏扑腾扑腾的跳了起来,皮肤又光滑又柔软,离得近了我还能闻到她身上的女人香,惹得我下身的小帐篷一下子就立了起来了。

 

 

“姐姐,你看你这衣服都弄成这样了,肯定就不能穿了,要不然先换上我妈妈的衣服吧。”我看着她窈窕性感的身材咽了一口口水,对着她建议道。

 

 

“好。”她犹豫了一下,跟着我站了起来,走到旁边的卧室里,那里有妈妈的衣柜,给她挑了一件妈妈没有穿过的衣服,我这才走了出去,虚掩上门。

 

 

站在那有一道门缝的门口,我的心脏扑腾扑腾的跳的厉害,差点就从嗓子眼里跳出来。

 

 

犹豫了一会儿,我还是按耐不住躁动的内心,将眼睛贴在门缝上。

 

 

眼前的一幕霎时间让我鼻血狂流,她背对着我,将身上的裙子拉链拉开。

 

 

裙子刷拉一声坠到地上,顿时身上就只剩下了内衣内裤,果露的美背让我恨不得上去摸一摸。

我控制着自己吞咽口水的冲动,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她,然后就看到了她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,她居然将自己的小裤裤也脱了下来,然后用手一卷塞到旁边的床头柜里。

 

 

盯着那圆润性感的两个半圆,线条极为挺翘又流畅,我甚至还能隐隐约约的看到那神秘的桃花源处。

 

 

好美,我痴迷的看着她,下身已经涨的发痛了,恨不得狠狠的顶进去才好。

 

 

从我的角度来看,正好能看到她微红的脸颊,性感的唇瓣被她咬的死紧,细看之下我这才发现她居然有一颗痣。

 

 

我头脑猛地一震,身体一个哆嗦,总算是明白过来这难以言喻的熟悉感是从哪里来得了,是她!就是那次在厕所里自慰的老师!

 

 

卧槽,我心里不由得骂了一句脏话,想到妈妈说的她还是个大学老师,我一下子就联系起来了,世界可真小。

 

 

我想象的出神,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,然后就是钥匙开门的声音,妈妈提着一堆菜回来了。

 

 

“小飞,你站在这里做什么?”妈妈有些奇怪的看着我,随口问道:“李瑶她来了没有?刚刚跟我打电话说已经到了楼下了呀。”

 

 

我强壮镇定,对着妈妈指了一下门口,“妈妈,她来了,刚刚不小心打翻了水,我就给她找了一件你的衣服让她先换一下。”

 

 

话音刚落卧室的门打开了,李瑶穿着妈妈的衣服走了出来,两个阔别多年的闺蜜见面顿时就又搂又抱的,像两个小姑娘一样。

 

 

我站在她的背后无奈的看着,无意间看到她居然没穿内裤,短裙下面一片的光滑,什么也没有。

 

 

我鼻血差点就流出来了,这也…这也太骚了吧,怪不得她会躲在卫生间里自慰,真是一个少了男人就不行的小骚货。

 

 

“瑶瑶,这是我儿子,你刚刚应该已经见过了。”过了好久后妈妈才平复了心情,一脸笑意的摇着李瑶的胳膊。

 

 

李瑶看了我一眼,媚眼如丝,那模样让我心头狠狠的颤抖了一下,然后她就意味深长的道:“当然见过了,我们还蛮有缘的。”

 

 

听到她这么一说,我心脏扑腾扑腾的跳了起来,她这话是什么意思,难不成她已经认出我来了,我的脸火辣辣的。

 

 

可惜妈妈傻乎乎的什么也没听懂,还以为李瑶在客气,继续跟我介绍道:“小飞,这是你妈妈的闺蜜,她现在是一个老师,你叫她李老师就行。”

 

 

“李老师好。”我急忙跟她问好,可是她连看都没看我一眼,那副目中无人的模样让我心脏狠狠的一个抽搐。

 

 

两个女人说了一会儿话,妈妈一拍脑袋,“对了,你看我这脑子,光在这里跟你闲聊了,都忘了问你饿不饿,我现在给你做饭去,小飞,陪李老师看一会儿电视。”

 

 

“好。”我急忙点了点头,手机也不玩了,紧紧地捱着她坐了下来。

 

 

妈妈刚走李老师就转过头来了,笑意吟吟的看着我,漂亮的狐狸眼里全都是勾人的媚意。

 

 

“李老师,怎么了?”我心跳有一些快,对于这种御姐性的女人,我真的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,她看着迷人又危险,跟妈妈那种小家碧玉的温柔型一点都不一样。

 

 

妈妈这种女人让人一看就有保护的欲望,想要把她给娶回家,然后好好的保护起来,但是李瑶这种御姐型的女人却是截然相反,她看着实在是神秘极了,就好像是一个美人蛇一般,看到她以后,没有一个男人不会被她给吸引住。

 

 

“你是叫小飞对吧。”她漫不经心的开口了,突然伸手将我放在裤兜里的手机掏了过来,放在手心里把玩,刚刚那一下她一弯腰,柔软直接擦过了我的鼻子,我差点就喷出鼻血来,心脏扑腾扑腾的狂跳。

 

 

“你…你拿我手机做什么?”我正想要抢过去谁知道她一只手就按住了我的胳膊,然后在上面敲打了几个数字,又丢回了我的手上。

 

 

“我的手机号。”她笑的很是魅惑,对着我眨了一下右眼,看着实在是诱惑极了,但是我的心里却是猛地窜上来了一股怒火,她的这幅样子分明是拿我当个小孩子来耍,在她心里,我就是一个逃不出她手掌心的猎物,而她则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猎人,只要她乐意,她就能把我耍的团团转。

 

 

我默默的在心里咬牙切齿,早晚有一天,我要把她操死在床上,让她知道,我可不是一个任由她戏耍的小狗崽子,而是一匹饿狼。

 

>>>>全文在线阅读<<<<

最新文章